分析称苹果已下8000余万部iPhone12订单 成本涨了_网易科技

分析称苹果已下8000余万部iPhone12订单 成本涨了_网易科技
(原标题:分析称苹果已下8000余万部iPhone 12订单,单机价格或因5G面临上涨) IT之家1月18日消息一直有消息称苹果将为今年推出的iPhone 12加入对5G的支持,而华尔街野村证券的最新报告则透露了包括对苹果iPhone 12订单量、价格等预估信息。报告指出,在2020年下半年苹果将订购7500万至8500万部5G iPhone 12手机。同时随着新iPhone加入对5G的支持,iPhone 12的销量将再度获得提升。而根据投行JP Morgan去年提供的数据显示,预计苹果公司在2021财年(iPhone 12当年)将出货约2.07亿部iPhone。摩根大通(J.P. Morgan)对iPhone的出货量估计;菲利普·埃尔默·德威特除了披露苹果的iPhone 12订单外,野村证券还预测苹果iPhone 12价格将因5G原件成本而面临上涨。从目前已掌握的信息来看,今年新款苹果iPhone12整体的物料成本将增加约40-80美元,野村证券认为这种价格上涨将让消费者在购买iPhone 12时多一些考虑。

洛奇·强森辞世,难忘摔角时代的光辉岁月_腾讯新闻

洛奇·强森辞世,难忘摔角时代的光辉岁月_腾讯新闻
北京时间1月16日,注定是一个充满了哀痛的日子。在这一天,咱们不光送别了播音名宿赵忠祥先生,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摔角界的传奇——“巨石”道恩·强森的父亲洛奇·强森也在百万摔迷的祝愿声中安定逝世,享年75岁。 摔角界的传奇巨星,“Soul Man”洛奇·强森 1944年,洛奇·强森出世在加拿大的新斯科舍省阿默斯特市,原名韦德·道格拉斯·鲍威尔。洛奇自16岁开端摔角,20岁进入工作擂台,1991年正式退役,在他长达27年的工作生涯傍边,共取得各大摔角联盟各项冠军腰带合计47次。其万能的摔角风格让人赏心悦目,而他Soulman(魂灵人物)的昵称,更是让人无法忘掉。需求阐明的是,洛奇真实的工作巅峰要属在NWA联盟期间,由于其时NWA才是美国摔角界的肯定俊彦,而WWF仅仅作为NWA的一个分支罢了。80年代晚期,WWF逐步逾越了NWA,而处于工作生涯晚期的洛奇才与WWF的签订了短短两年的合同(1983-1985)。要知道,在上世纪70到90年代,黑人选手没有遭到摔角界的好心对待。乃至一个联盟只能包容一名黑人摔角手。联盟会每隔几个月就将黑人移动到让他们坚持新鲜感的赛事。1983年,现已快40岁的洛奇在总算有时机参与WWF,并与托尼·阿特拉斯(Tony Atlas)组成双打伙伴,取得了双打冠军!在其时的摔角环境下,洛奇可以与阿特拉斯一起攫取双打冠军,可以说发明了黑人运动员在摔角联盟的前史! 洛奇(右)与阿特拉斯一起发明了黑人摔角手的夺冠前史! 1972年,洛奇的儿子道恩·强森出世。1991年,47岁的洛奇宣告退休,开端练习自己的儿子道恩。正所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儿子道恩·强森日后不只成为了摔角界的超级巨星,还成为了好莱坞名列前茅的动作影星,这也是洛奇心中最骄傲的成果。 儿子道恩·强森,可谓洛奇终身最大的成果 2008年,在儿子道恩的举荐下,洛奇成为了WWE名人堂的成员。在随后的名人堂颁奖典礼上,洛奇表明:“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可以站在这儿承受这个奖项。我来自加拿大的一个小村庄,假如当年有人告知我,我长大后会发明前史,并成为名人堂这个巨大家庭的一员,我一定会告知那个人,你是个疯子。在我的工作生涯傍边,很侥幸能与来自各国各地的选手同台竞技,并让我来到了WWE这个联盟。” “巨石”强森将父亲引进名人堂 颁奖礼上的洛奇赢得了全部人的掌声 而随后洛奇也表明:“我工作生涯的亮点在于1983年与托尼·阿特拉斯协作成为国际双打冠军。(也是前史上第一对双打黑人冠军)一起也要向我在天堂的岳父彼得·麦维亚(Peter Maivia)问候,为全部黑人运动员支付的全部问候。不管各位是什么种族,肤色或许崇奉什么宗教,谢谢并祝愿每一个人。” 而就在昨日,这位巨大的摔角前驱永久离开了咱们。摔迷们感谢洛奇·强森!正由于有了他的存在,后边咱们才看到Booker T、科菲·金士顿(Kofi Kingston)、马克·亨利(Mark Henry)这些黑色皮肤的选手不断地打破自己,取得WWE联盟的尖端冠军腰带,当然还有他一手培育的WWE巨星、儿子“巨石”道恩·强森! 终身通过徘徊的挣扎,自傲可改动未来,问谁又能做到。 ——感谢你,洛奇·强森! 感谢你,永久的魂灵人物!

中国男排无缘奥运仍获掌声_新闻频道_中国青年网

中国男排无缘奥运仍获掌声_新闻频道_中国青年网
>  1月12日晚,我国男排在广东江门举办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男排亚洲区落选赛决赛上负于伊朗队,又一次倒在了进军奥运会的终究一道关口。因为当晚我国男足国奥队也在负于乌兹别克斯坦队后无缘东京奥运会,我国男排与男足一起成为被球迷痛斥的目标。但我国男排的这次失利与我国男足仍是有很大不同的,比照曩昔两年我国男排的低迷体现,此次落选赛,我国男排现已打出了两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尽管成果让人惋惜,但我国男排这次至少展示出了复苏的痕迹。  东京奥运会男排区落选赛可谓竞赛惨烈,除了长时间在亚洲男人排坛称雄的伊朗队实力占有必定优势之外,我国、韩国、澳大利亚、卡塔尔、我国台北等部队都各有特色。参赛的每支部队都愿望拿到本次竞赛发生的仅有一张奥运门票,但随着竞赛的推动,一支支部队绝望而归。从澳大利亚队在小组赛就遭筛选,到韩国、卡塔尔队的先后出局,再到我国队与伊朗队在决赛冤家路窄,终究功败垂成。  我国女排是世界排坛劲旅,女排精力更是现已化作新时代我国精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可是相同作为排球国家队的我国男排,多年以来在我国女排面前就像隐形了相同。当我国女排现已三夺奥运冠军,我国男排却在为得到一个奥运参赛资历苦苦挣扎。  从取得奥运座位的难度来看,我国男排的噩运的确不亚于我国男足。前史上,我国男排仅参加过两次奥运会,一次是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因为苏联和东欧国家弃赛,我国男排候补取得参赛资历;一次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我国男排以东道主身份主动入围。除此之外,在经过资历赛、落选赛晋级奥运会的道路上,我国男排没有一次可以笑到终究。  2016年里约奥运会,我国女排打败种种困难与应战,再次发明奇观。而我国男排依然是在奥运赛场外徜徉。同一个运动项目,男女国家队的实力反差如此之大,除了我国排球,绝无仅有。里约奥运会之后,我国排球协会决议大力扶持男排的开展,高薪请来了我国男排前史上的首位外教——阿根廷人劳尔·洛萨诺。但因为对我国男排缺少了解,洛萨诺的执教风格和技战术组织好像并不合适我国。在洛萨诺执教的两年时间里,我国男排不只没有前进,大赛成果反倒进一步下滑——2017年,我国男排在亚锦赛上取得第六名,创前史最差成果;2018年在世界男排联赛上3胜12负,排在倒数第二;2018年世锦赛5战全负垫底,再创前史最差成果;2019年世界男排联赛,1胜14负的战绩继续下滑,终究排名垫底。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上,我国男排仅排名第九,其间首战输给越南队,令国内排球界震动。  2019年10月,我国男排请出老帅沈富麟执教。我国男排也总算开端触底反弹。  本次亚洲区落选赛,我国男排知难而上,无论是精力面貌仍是技战术体现,都有了显着提高。尤其是小组赛第二场,面临2018年曾打败过自己的老对手我国台北队,我国男排顶住压力,在决胜局打败对手。在这场竞赛上,沈富麟重复向队员们着重放平心态,也正是因为全队在终究阶段放手一搏,才真实打出了自己的水平。  因为我国男排长时间低迷,在世界赛场上败仗吃得太多,在国内一些资深教练看来,我国男排的最大问题不是自己的实力,而是心态。  在1月12日晚与伊朗队的决赛上,我国男排尽管打出了一些好球,但总的来看,气势上彻底被伊朗队限制。沈富麟在赛后标明,自己承当球队输球的一切职责,“思想工作没能彻底做通,队员竞赛压力和包袱比较重”。这场竞赛以及之前我国男排在小组赛终究一场相同以0比3负于伊朗队的竞赛标明,我国男排并不是彻底没有与伊朗队竞赛的实力,但应对大赛的才能比较对手仍是差了不少。不过,队员们正是在这样的磨炼中生长,而本次竞赛的第二名,关于近几年继续在大赛垫底或创最差战绩的我国男排来说,也是提振全队决心的一个力气。正如本次竞赛完毕之后我国男排队长江川在个人交际媒体上写的那样,“跌倒了爬起来,漫道雄关,从头再来!”  沈富麟临危受命,执教我国男排仅两个多月,以重振我国男排的决心和士气下手,带领我国男排在本次落选赛上前进决赛,终究输给伊朗队也不是冷门。我国男排的改变众所周知,也难怪1月12日赛后,当沈富麟走进新闻发布会现场时,在场的一切媒体向他拍手致意。  本报北京1月13日电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慈鑫 来历:我国青年报 原标题:我国男排无缘奥运仍获掌声

振芯科技有主变无主 实控人四川女富豪被踢出局_网易财经

振芯科技有主变无主 实控人四川女富豪被踢出局_网易财经
(原标题:振芯科技“有主”变“无主” 实控人四川女富豪被踢出局) 5G、半导体站上风口之际,四川集成电路相关企业振芯科技(300101)控股股东成都国腾电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国腾电子”)却内斗不止。国腾电子四名股东莫晓宇、谢俊、柏杰、徐进一纸联合声明,直接将四川女富豪、振芯科技原实际控制人何燕踢出振芯科技实际控制人位置,公司由此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公司。对此,深交所火速关注,要求公司说明相关依据。公司“有主”变“无主”1月16日晚,振芯科技发布关于重新认定公司实际控制人的提示性公告称,近日收到控股股东国腾电子四名股东兼公司董事莫晓宇、谢俊、徐进、柏杰发出的《声明》,声明国腾电子已事实陷入治理僵局,公司目前处于无实际控制人状态。上述四人同时向公司董事会提出重新认定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议案,由公司董事会决议认定。1月15日,振芯科技董事会临时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重新认定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议案》。董事会认为,鉴于公司控股股东国腾电子陷入僵局,且未来还将持续较长时间,在相关法院作出生效判决之前,国腾电子的任一股东均无法通过其持有的国腾电子表决权来实际支配上市公司的行为,国腾电子各股东之间亦无一致行动的安排,不存在共同控制的情形,公司实际上已处于无实际控制人的状态;从公司目前治理结构来看,何燕无法对公司实施有效控制。因此,国腾电子仍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公司应认定为无实际控制人。据了解,截至1月16日,国腾电子持有振芯科技29.71%股权,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何燕、莫晓宇、谢俊、柏杰、徐进分别持有国腾电子51%、28%、7%、7%、7%的股权。公告显示,该次董事会会议由振芯科技董事长莫晓宇主持,议案以0票反对的表决结果获得通过。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初,莫晓宇等人曾起诉至法院要求解散国腾电子,法院一审判决解散国腾电子,但何燕不服一审判决结果而提起上诉,目前该案处于一审重审阶段。依据莫晓宇等人想法,若国腾电子被解散,其所持振芯科技股权将被分拆至自然人股东直接持有,届时公司股权相对分散,无绝对控股股东,从而具备了认定为无实际控制人的法律基础。如今,四名股东一纸声明已直接将公司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状态。何燕被认为阻碍公司发展至于缘何集体声明“罢免”何燕实际控制人角色,四名股东在《声明》中作了进一步阐述,其认为公司原实际控制人何燕由于其众所周知的原因阻碍了上市公司发展,损害了上市公司和广大中小股东利益。为化解上述实际控制人风险,莫晓宇、谢俊、徐进、柏杰作为控股股东国腾电子股东和上市公司董事,三年多以来与何燕多次反复沟通,穷尽一切办法试图协商解决问题。但始终无法达成一致,国腾电子股东之间已失去“人和”基础,形成矛盾不可调和的治理僵局。据介绍,截至目前,国腾电子已涉及4项诉讼案件,其中包括解散国腾电子一案、股东会决议撤销诉讼、董事会决议撤销诉讼、员工诉监事会决议纠纷案等,其中解散国腾电子诉讼案目前处于一审重新审理阶段,其他案件也均处于审理或立案受理阶段,上述案件相互牵涉,预计仍需要较长时间才能得到最终判决结果。四名股东还表示,自2017年8月28日至今,国腾电子股东为了解决公司治理问题,多次召开股东会而未能达成任何一致决议,振芯科技目前已处于无实际控制人状态,为避免国腾电子僵局影响上市公司经营发展,同时抢抓5G、半导体、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历史发展机遇,特此声明公司应认定为无实际控制人。值得一提的是,声明所言“何燕由于其众所周知的原因”,即指2014年1月,何燕因涉嫌挪用资金罪被检察院批捕。在此之前,何燕曾有过高光时刻,2001年,何燕以“何然”之名,首次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列第82位,个人资产大约7000万美元。2006年,曾被评为胡润百富榜四川IT首富。振芯科技总经理谢俊曾对外公开表示,在何燕被列为相关案件的重要涉案人后,公司重点客户和合作伙伴出于种种考虑,不愿或不敢再和公司合作,部分客户也担心公司随时倒下而停止采购公司产品,相关机构也对公司相关业务资质产生了质疑。深交所:何燕此前缘何被认定为实控人?对于振芯科技突然一纸“无主”公告,深交所1月16日晚间火速下发关注函。深交所表示,公告显示,何燕自公司成立以来未实际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未在上市公司及下属公司担任任何行政职务。而自上市以来,公司认定并通过定期报告等公告披露实际控制人为何燕,请说明前期公司认定何燕为实际控制人的具体依据。另外,法律意见书显示,国腾电子自2017年8月28日至今多次召开股东会而未能达成任何一致决议,国腾电子股东会和董事会的运作已发生严重的内部障碍,经营管理出现严重困难。对此,深交所要求公司结合2017年8月28日至今国腾电子和上市公司的股权结构、董事会构成及董事会成员所代表的利益、股东会或股东大会表决机制、重大事项决策机制等相关情况及其变化,说明2017年8月28日至今国腾电子和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认定的理由及合理性,并说明公司前期相关信息披露是否存在不真实、不准确、不及时问题。此外,深交所还要求公司说明在国腾电子陷入治理僵局的情形下,国腾电子所持公司股份的表决权由其法定代表人行使,是否符合法律法规,国腾电子《公司章程》等的规定或约定,是否可能影响上市公司股东大会的正常召开及决议的有效性。资料显示,何燕的创业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全国首家生产IC电话开始,后来再到涉足卫星通讯领域,并使国腾电子(振芯科技原名)2010年头顶“卫星导航第一股”在创业板上市。

博主因批判能源政策接通知 Google证实台当局网军窃取密码_快讯_中国台湾网

博主因批判能源政策接通知 Google证实台当局网军窃取密码_快讯_中国台湾网
博主陈立诚表明,明显Google证明了我们的置疑:网军乃受台当局援助。(图片来历:台湾“中时电子报”)  我国台湾网1月8日讯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导,“台湾动力”博客博主陈立诚6日贴出截图,称“自己近来收到Google发来告诉,正告自己受当局援助之侵略者正企图盗取你的暗码”,陈立诚说,明显Google证明我们的置疑,即网军乃受民进党当局援助。“以核养绿公投”发起人黄士修也在其脸谱网(Facebook)说,他不只一次收到这个告诉,蔡英文不用把这些侵略举动又推给所谓的大陆“浸透”,这全部的全部都不是偶然。  陈立诚曾任吉兴工程公司前董事长,他在博客里撰写了一系列针贬动力方针的文章,弄清对核电的误解,因而也常受反核网军的进犯。  Google近来给陈立诚的正告告诉写着,“承受当局援助的侵略者或许正企图盗取您的暗码:这或许仅仅虚惊一场,但据Google了解,某些遭到赞助的侵略者或许企图盗取您的账户暗码。只需不到0.1的Gmail使用者会遇到这种状况。”  陈立诚说,此一告诉有两层消息:榜首,Google知道有些网军乃受当局援助,以往我们仅仅置疑,但Google理解指出确有此事。第二,Google正告“网军正企图盗取你的暗码”,平民百姓在家里的计算机也成台当局盗取暗码目标,这是什么国际?  陈立诚说,合理置疑对他会有歹意的应该便是民进党当局,由于他一直在网络上批判蔡当局的动力方针,他期望蔡当局出来阐明,就算没有也应该说没有。  黄士修则坦言,2015年他帮洪秀柱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选办必定层级以上的人士都收过交际工程函件,或是显现有人在测验破解暗码。2017年,政党现已轮替,他就收到Google正告,正式晋级为受当局援助之侵略者企图盗取暗码,“并且不只一次。”  黄士修说,蔡当局大陆网军没抓到,PTT(岛内闻名网络论坛)却是有上千个英派网军帐号被起底,网军头子杨蕙如仍逍遥法外,批判台当局的市井小民,却被警调单位传唤。现光是“社维法”加行政权乱用,就能让公民不敢批判当局,未来还有“反浸透法”等着我们,只需发动查询就能进行品格扼杀,即便证据不足,判定无罪,也是一、两年后了。(我国台湾网 李宁)